我有一個充滿回憶的抽屜,自從離家之後就沒有再開過,每次回老家總有好多地方要去,有好多事要做而忽略了。

前陣子有個好久不見的老朋友提起曾在路上看到一位學校社團的同學,那位同學是我熟識卻斷了連繫的,我沒有驚喜或意外,只是輕輕的問: 喔?他看起來如何?老朋友只是匆匆撇見,沒有與他交談,我也沒有進一步追問。這讓我再度想起那個深鎖的抽屜。

 燃燒的黃昏 
[老家樓上的黃昏]

這次回老家,夜裡等孩子睡了,找到鑰匙,望著久未開啟的抽屜,鎖外已經有點鏽蝕,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打開,開啟的那一煞那心情很複雜,一整個抽屜都是青春的回憶,好的壞的甜的苦的,都在瞬間翻攪了起來,一包又一包依寄信人歸類的信件,幾本厚薄不一的日記本;隨意抽起一包,是來自許多同學好友的卡片,短短幾行字,連繫了彼此的關心;其他還有加油打氣的信、叨唸瑣事的信、訴說心事的信、告白的信......該從哪裡看起。想起了老朋友提到的同學,手不停翻找著和這位同學往來的信件仔細讀著,跟著內容笑著思索著,所有的往事在夜裡因一封又一封的信湧上心頭。

看著看著不免唏噓,曾經多麼用心在書店挑選美麗信紙和卡片,甚至研究怎麼折出漂亮的形狀給收信人驚喜,坐在書桌前慢慢醞釀如何把最近發生的事一股腦都告訴對方,然後期待著郵差捎來對方回信的那種心情,在電腦與網路逐漸佔優勢的情況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失去了,連日記也不再寫。

我不再用筆寫信,也失去了可以寫信的對象;生活盡是日常瑣事,日記也擱著不寫了。於是我重新整理了這些信,停止閱讀日記,停止回憶青春,就讓這些往事繼續鎖在抽屜裡吧。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聚光燈

月光獨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