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我十幾年的眼鏡,突然從鼻墊和鏡框交界處莫名其妙斷裂,一時找不到可用的膠,只用膠帶黏著敷衍了事,脫戴都小心翼翼的,戴隱形眼鏡的時間卻不自覺的拉長了。受不了這種礙手礙腳的小心翼翼,一向不愛在吃過晚飯後出門,為了這副眼鏡,逼不得已只好冒著寒風騎車去眼鏡行。

s_IMG_0545.jpg

配眼鏡最煩人的不是該用哪種鏡片,而是選鏡框,很想配個文青樣的膠框眼鏡,好達到心中那個不食人間煙火,微風輕吹人擺動的文青形象,而且辦公室裡戴膠框眼鏡的同事們戴起來真好看。

只是,鏡中那個戴著膠框眼鏡的自己,看來是達不到那個標準了,還是做回我的平凡小清新比較習慣,決定了兩款其實跟原來的沒多大差別,戴了又戴,左看右看,無法決定,還問了老闆的意見,其實心中早有決定,只是希望有人也說好,當然生意人總不會把話說死,這種戴起來有個性,那種戴起來線條柔和,拍案選定其中一種,老闆說你選的這種戴起來很好看。我就說,我只是想要有人也說好。

驗光結果,度數沒有增加,沒有散光,太好了,用這雙眼睛拍好照片看好風景完全沒問題。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聚光燈

月光獨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